推荐企业动态
高管:击败命运的无常
高管:击败命运的无常
来源:中制冷设备网    2009-11-10
1098个人浏览过    0个人发表了评论  我要评论

“Am I qualified?”(我够资格吗?)最近不少高阶经理人向自己提问。这是一场国际化的竞局,除非你能创造新的游戏规则,否则,高阶经理人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同步跟着全球标准提升,二是淘汰出局或选择退出。在全球竞赛的游戏规则里,从CEO到经理人,随时得接受世界高标的检验;他们该如何找到生存之道? 像希腊神话中,不断推着石头前进的西西弗斯一样,全球化的浪潮把台湾的高阶经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哈啰,是我,刚刚没回你电话,是因为我正在被客户骂。但是,我告诉自己,天黑以后就不要心情不好了,现在,距离天黑只剩下20分钟了。再打电话给我,拜!”这是38岁的宝来证券项目副总经理洪希程下班前在朋友手机里的留言。目前,洪希程手上有五个承销案同时进行,金额将近64亿元。

 

  前德勤国际管理顾问(Deloitte Consulting)台湾总裁颜漏有,最近也遭遇人生最大的冲击。3月底,DC总部没有一封正式的信函,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却在网络上公布DeloitteConsulting与德勤国际组织(Deloitte Touche Tohmatsu)暂不分家的消息。这项决定对德勤业务影响至极。去年美国通过的“沙宾法案”(Sarbanes-OxleyAct of 2002)规定,未来上市企业不能由同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同时负责签证与顾问业务,因此,像台积电、日月光等由DTT台湾伙伴“勤业众信”协助在美挂牌的企业,将无法由德勤负责顾问业务。颜漏有平静地表示:“我越来越感觉到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他决定离开,拒绝再面对被摆弄的命运。

 

  在IBM大厅的后花园里,成群结队躺在罐子里、还冒出缕缕白烟的烟屁股,道出IBM人的焦虑,这焦躁也困扰着苏志杰。

 

  IBM协理苏志杰所领军的企业主机暨周边系统事业处,去年打败第一与第二名的升阳与惠普,使IBM在Unix服务器市占率达40%;但从总部的角度来看,他个人却“连续两季”未达业绩标准。

 

  向来自信十足的苏志杰经历了一段用烟、酒麻醉自己的日子:“我彻底怀疑自己,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觉得自己不是大家认识的JamesSu了!”

 

  CEO换人大风吹 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2002年2月,美国大企业的CEO有119人下台,比前一年同月高出近四成;《哈佛商业评论》也表示,在竞争激烈的知识经济时代,CEO面对前所未有的快速竞争,职业生涯将充满风险,“CEO换人大风吹”戏码将持续上演。

 

  这出戏码无疑已吹向台湾,而且范围越吹越大。不但吹向各个产业,而且还往下吹至高阶主管。

 

  去年在台湾出版的财经书籍《专家平均1.6》,点出惊人的数字——去年平均每1.6天,就有一位投信公司基金经理人遭到撤换。

 

  微利时代也为“人才高标”的需求加足马力。

 

  前德勤国际管理顾问台湾区总裁颜漏有表示,因为“管理成长易,管理衰退难”,景气下滑时,才能看出高阶管理人才的实力。

 

  高阶专业经理人不但得面对挑剔的客户,还得把自己摊在阳光下,通过国际、区域到地方总部层层放大镜的检验。

 

  找出差异化的价值 38岁的洪希程原本是花旗银行协理,在花旗待了五年,去年,他转战本土券商宝来证券。

 

  洪希程不讳言地表示,花旗里的资源太多,不论要做什么商品,打个电话给香港、新加坡,就有一套完整的商品设计、法规、风险控管的资源。“我想离开这种‘太舒服’的环境,看自己如果不拿花旗的名片,还有没有人要和我做生意?”

 

  洪希程现在担任宝来资本市场部项目副总经理,目前手上有五个共64亿元的金融资产证券化案子。金融资产证券化法去年6月才通过,银行界估计,这类新兴金融产品将有4万亿元规模。“我关心的是,微利的状况下怎么找到做生意的空间和新的商业模式,来帮公司赚钱。”他说。

 

  像洪希程这样挟着外商背景,又有金融资产证券化的经验,可以协助企业晋升国际的人才,是企业在全球化转型过程中的关键人物。

 

  曾在美国、上海、香港等地担任外商投资银行高阶主管,现任宝来证券集团大中国市场部执行长的黄齐元,点出台湾的危机:“台湾在扮演全球经理人的角色里,远远落后其他国家和地区!也许我们到了大陆,但没到国际,没有到美国管个工厂,没到欧洲冲锋陷阵,只有IT产业有一些。”

 

  在黄齐元的印象中,1994年,他与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合作案中,一位黎巴嫩籍的伦敦工作者,从英国被派来与台湾人合作,他说:“这才是全球人才的格局,放到哪里都可以开始。”

 

  高阶经理人除了要有专业的技术、差异化的价值,更要有打全球赛局的规格、视野。

 

  许多人都还在调整微利、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台湾本土厂商三芳化工已经拨云见日,从台湾第一大合成皮企业变为世界第一大人工皮革的供货商。

 

  10年前,三芳制造一码皮革的平均价格是100元台币,但经营国外业务起家的副总经理丘汉郎发现,要打入国际市场,得争取NIKE、Adidas等客户,于是坚持做出400元单价的皮革。

 

  连公司内部也有人质疑他的企图。有同仁对他说:“老丘,十几年了,你也知道,我们做得够好了。”要他不必积极走到国际舞台。

 

  从100元提升到400元品质,对每位员工都是大挑战。

 

  丘汉郎得先说服品检与生产单位,要用不同的角度和更严格的做事方法,看待400元品质的产品。他举例,“就像三芳为LV代工一样,LV总部评估的是你每个英寸里要缝几针、针孔多大,是很精确的。”

 

  “那段日子真是生不如死。开车回家停在车库前,都感觉精神恍惚,喘不过气来,压力真的很大。”丘汉郎形容那段经历。最后,三芳争取到Adidas、NIKE等国际订单,和日、韩公司平起平坐。

 

  四年前另一次转机,让三芳更上层楼。

 

  当时,美国NIKE总部要求台湾、韩国、日本供货商设计环保产品。丘汉郎长期在第一线与NIKE高层接触的经验告诉他,环保产品是新趋势,如果这次做得好,三芳会在业界冒出来。

 

  于是,和以往拿着一块皮材就到美国报告的情况不同,三芳日夜赶工,并投入上百万元,制作一系列20多种不同规格、物性、材料分析、未来发展的产品报告。他们同时分析竞争对手可能使用的材质,以便当场被挑战时,能立即响应。

上一篇:怎样嫁接总裁的灵感和逻辑

下一篇:比较美国的商业伦理与中国现实

共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最多限制500个字)

相关文章
制冷问答
我要提问
资讯分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随机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