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企业动态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不要急功近利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不要急功近利
来源:中制冷设备网    2009-12-4
1178个人浏览过    0个人发表了评论  我要评论

        中化集团去年底几近成功的收购韩国仁川炼油厂的计划,近日遭到仁川炼油厂的最大债权人——花旗银行海外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花旗”)的反对。海外并购已经成为了中国企业迅速扩张的一个重要途径,但是失败多于成功的事实却证明了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之路却并不平坦。 

 

  中化集团败走仁川 

 

  中化国际曾在去年底发布公告,声明国务院已原则同意公司控股股东——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斥资5.6亿美元,在韩国独资收购仁川炼油公司(以下简称“仁川炼厂”)。在此之前,中化集团已经在2004年6月和韩国方面签署了一份排他性的谅解备忘录。 

 

  然而在收购似乎已尘埃落定之时,韩国方面突然变卦,表示仁川炼厂的中小债权人不满意中化集团的开价,要求将原来的收购价格抬高。在今年1月31日仁川大法院召开的债权人表决大会上,由于仁川炼厂最大的债权人花旗的反对,中化集团收购仁川炼厂的项目未获通过。 

 

  据悉,花旗起初开出7.7亿美元收购仁川炼厂的价格,随后又将收购价格抬高到8.5亿美元,比中化集团原先谈定的5.6亿美元的收购价格高出3.1亿美元。据了解,仁川炼厂已经濒临破产3年多,总资产大约是8.9亿美元,当初中化集团能够以几乎一半的价格收购是因为当时仁川炼厂的开工率仅为30%左右,债权人急于将炼厂售出。而随着国际油价近期的持续上涨,包括花旗在内的债权人认为即使中化集团不收购仁川炼厂,也会有其他石油公司表示收购意向。 

 

  记者从中化集团得到的消息显示,在韩国方面提出涨价时,中化集团曾经考虑将原先的收购价格抬高1亿美元,但是花旗提出的8.5亿美元比中化集团的最高心理价位还要高出将近2亿美元,这已不是中化集团所能承受的范围了。而且中化集团当时和韩国方面签订备忘录的时候认为大局已定,没有意识到附加限制性条款,用法律手段制约对方不能再提价。因此使花期银行有机会再次提价,并且将中化集团逼到悬崖边。 

 

  按照韩国法律,仁川炼厂项目将按程序进行新一轮招标,届时如果没有高出花旗的出资价格,仁川炼厂最终将被花旗收购。而花旗一旦收购成功,就会将仁川炼厂委托BP、壳牌或其他公司托管。 

 

  迟到的经验 

 

  “如果当初我们能够更多地了解韩国当地的法律,能够和债权人会议进行更好地沟通,那么这次并购本不会失败。”中化国际副总经理潘跃新说。企业全球化战略的工作本身就很艰难,海外并购需要的不止是资金,还需要对并购过程的充分了解。目前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计划还稍显浮躁,急功近利,却忽略了了解和沟通。 

 

  但是,竞争中没有“如果”。如果能够重来一遍,也许下面的事情结局会不一样。

 

  2004年11月,加拿大诺兰达矿业公司发言人柯丘表示,在长达七周的排他性谈判中,中方五矿集团未能提出令诺兰达董事会可以接受的并购提案。鉴于近期高涨的金属价格及公司前三季度向好的经营状况,诺兰达不再延长与五矿的独家谈判权期限。 

 

  2004年1月27日,中石化中标沙特油气田项目,美国以伊朗武器问题为借口直接出面建议中石化退出竞标。 

 

  2002年中石油收购俄罗斯斯基母尔石油公司,在所有人都以为尘埃即将落定的一刻,俄政府和商界却联合演出了一幕排挤中国企业的闹剧,迫使中石油放弃收购。 

 

  “尽管国有大型企业在海外动作很多,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计划都进行的不太顺利。有些已经宣告失败,而有些仍陷于无休止的谈判之中。”潘跃新说。 

 

  尽管在海外并购屡屡受挫,有着雄厚财力的能源企业仍然将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投向海外,希望能够以资金取胜,达到自己扩张的目的。 

 

  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谋定而后动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金伯生表示,为进一步提升我国对外开放水平,我国政府积极引导和推动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作为“走出去”组成部分的海外并购,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实施海外并购对企业的要求很高,应当循序渐进,不能刮‘一阵风’,不宜过度提倡。仅靠资金和低成本是远远不够的。” 

 

  金伯生进一步指出,中国企业的低成本优势明显,有的企业目前也初步具备了海外并购的资金实力。但被并购企业国家市场的差异、法律上尤其是劳工法的限制,以(续致信网上一页内容)及企业文化上的冲突等等,都将对并购能否成功产生重要影响。中国企业实施海外并购时,一定要对此做详尽的调研和准备。 

 

  从目前的一些的案例来看,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需要对国际格局、各国的贸易政策以及法律法规进行全面深入的了解。而我国的企业一旦谈及海外收购就只是简单地将其看成是一个单纯的价格问题。其实大型并购不是简单的商品买卖,在谈判技巧和对法律关系的把握远远要比商品买卖来得复杂。 

 

  “并购意味着两家企业的制约和反制约、限制和反限制。”潘跃新认为,由于国有企业的高管很少有精通法律、经济、资本运作的,因此对于并购的认识也仅限于价格。尽管企业可以聘请律师来解决内部的法律问题,但是律师只能就事论事地帮助企业,无法涉及到企业内部的总体发展方案。因此,精通并购法律的人才是目前最欠缺的。 

 

  金伯生也提醒,目前实施海外并购的国内企业相当大一部分是国有企业。“由于体制方面的原因,国有企业在作出并购决策过程中出现失误的可能性更大。比如国有企业领导人出于政绩考虑,可能更多注重在任 期内完成并购,而对其他问题考虑较少。” 

 

  事实上,国内企业,尤其是能源企业需要通过海外并购这个途径来满足国内不断增加的需求,但是如果一味靠资金横冲直撞只会引起被并购方的不满。“日韩企业走出去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而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则刚刚开始。”潘跃新表示。也许,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计划还需要时间。

上一篇:消费者心理应该如何理解

下一篇:诊断“企业癌症”

共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最多限制500个字)

相关文章
制冷问答
我要提问
资讯分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随机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