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企业动态
知识产权:信息产业的种种
知识产权:信息产业的种种
来源:中制冷设备网    2009-10-16
1037个人浏览过    0个人发表了评论  我要评论

  知识产权既是我国信息产业掌握核心技术的依据(“矛”),又是我国信息产业在世界舞台上竞争的障碍(“盾”)。思科华为之战仅仅是“星星之火”。国内信息产业界必须了解知识产权的形式、用途,以及获取和保护它的方式方法,才能在“大火燎原”时有备无患

 

  今年1月23日,全球500强排名第213位的美国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以侵权罪为名一纸将中国网络设备的领头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告上美国法庭。这类诉讼案在世界上时常见到,也不局限于信息产业。几年前,就有北欧某著名家具厂商指控我国某公司违规仿造,而本月外电开始关注我国某内资汽车厂近期推出了一款与美国一新款轿车几乎一模一样的车型的案例。看起来思科华为之战仅仅是“星星之火”。国内信息产业界必须了解知识产权的形式、用途,以及获取和保护它的方式方法,才能在“大火燎原”时有备无患

  知识产权的形形色色

 

  在信息产业中,知识产权大多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专利、版权和商业机密。专利是大家都熟悉的概念。个人或公司都可向世界上各个国家的专利局提出申请,而各国的审核方式、保护年限、优先权决定法以及产生争论或冲突后的解决方法都有所不同。

 

  版权看起来也很熟悉。譬如说,某公司的产品说明书或软件源代码,另一公司不能任意抄袭。但信息产业中常见的硬、软件平台给版权带来了更复杂的一面。举例来说,日本索尼公司(Sony)的PS2游戏机是目前世界上排位第一的游戏平台。一般人可能认为Sony公司为了卖更多的游戏机,会鼓励别人任意发展以PS2为基础的电子游戏。而实际上,Sony是要靠游戏本身赚钱,所以谁要在PS2上开发游戏,必须付给Sony费用,并拿到许可。这样的做法之所以行得通,是因为Sony提供的开发游戏程序的接口(API)是受版权保护的。

 

  商业机密则是公司严格保密,不予外漏的信息。譬如说,可口可乐的配方就是该公司的商业机密,据说全世界只有少数几人看过。微软公司Windows软件的源程序也是商业机密。

 

  专利、版权、商业机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有不同的特点,应用场合也就不一样。专利适用于技术上的,特别是对于一个新领域的创新,虽保护面广,但有一定期限。版权适用于对具体产品和技术的使用加以规范,保护面相对较窄,但期限则较长。在选择保护方式时,另外一个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在寻求保护的同时,被保护的内容是否必须被公开。例如,申请专利的文档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有些知识产权之所以被当作商业机密来保护,一方面是因为拿到专利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可能是怕一旦内容公开,用专利法或版权法去维护知识产权的困难太大。微软之所以不公开源代码,就是因为上面的这条原因。而思科起诉华为,其中的一条也是控告华为侵权使用了思科的“私有协议”(Proprietary Protocol)。

 

  知识产权的使用和维护 

 

  正像本文题目所说,知识产权既可以是矛,作为攻击的武器;又可以是盾,作为防范的工具。在这个战场上,商业机密的用处不大。原因很简单—商业机密一旦拿到法庭上作为证据,就马上不再是机密了。而且,对商业机密的“罪行”只能是偷窃,如果找不到“贼”,就有劲使不上。几年前,硅谷某公司的一个程序的源代码被匿名登到网上,结果使该程序所含的知识产权一概丧失,因为该公司把这个程序作为商业机密,而没有申请专利。

 

  介于版权和商业机密之间且比较棘手的问题是“私有协议”、“私有接口”(Proprietary Interface)和“私有格式”(Proprietary Format)。这些信息属于商业机密,并没有被正式公开,但又有可能被别人猜到,或被用“反向工程”技术(Reverse Engineering)而发现。关键问题是,一旦找到了这些信息,别人能不能任意采用,或者用在自己的产品里(像华为被指控的那样),或者用在与原产品接口的产品上。举例来说,微软的某些服务器软件的接口是不公开的,只有微软自己的前端产品才知道,并通过这些接口与后端服务器相连。这样的“私有协议”的效果就是通过微软在前端的绝对优势,逐渐把用户也绑到微软的后端产品上。这种“私有”信息到底受什么保护,仍旧是在各国法庭上争论不休的题目。譬如,欧盟去年判决微软必须公开前后端之间的协议,以保证公平竞争。至于这类判决是否只适用于处于垄断地位的产品或公司,也无最终定论。

 

  这里要提醒大家两点。首先,并非所有公司对所有“私有”信息都采取法律手段保护。仍举微软为例,微软公司的办公套件MS Office在PC机上是占绝对优势的应用软件。它使竞争者为难之处之一就是其存取文件的格式是不公开的。一个竞争的产品要想在MS Office已根深蒂固的市场里生存,就必须在文件格式上与MS Office取得兼容。这样,一个使用新产品的人与另一个使用MS Office的用户才可以沟通和交流。微软在这里采取的“甩掉敌人”的办法是不断地给产品升级,同时改变其文件格式。这一招使得国内外包括金山等公司的产品一直与微软产品的兼容性不高,因此竞争性不强。对于Sun公司出品的Star Suite办公套件,虽然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兼容性超过了95%,但微软并没有因此将其告上法庭。相反,在业界的一致压力下,微软最近保证其将来的文件格式与现有格式兼容。

 

  另一点要提醒的是大家不要以为“反向工程”是不良行为。其实,“反向工程”不仅是合法的技术手段,而且对分析和支持因长期使用而过时,甚至没有技术说明的产品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反向工程”其实还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一门学问。国际电子电气工程师协会IEEE每年都召开全球性的“反向工程”技术大会。

 

  提到专利,就像武器一样,既要数量多,又要质量好,还要布置适当。我国信息产业,常年按“贸、工、技”的思路发展,在掌握核心技术,获取专利方面投入较小,收效甚微。比较全球500强中的信息企业,排名第19的IBM公司每年营业额大约860亿美元,在过去的十年里共获得22357项专利,连续在美国专利排名上名列榜首(见表1)。连排名第268的Sun公司也从每年180亿美元营业额中拿出18亿用于产品研发。在亚洲,日本公司对专利的敏感度可谓最高,不仅在本国,而且在美国以及欧洲专利榜上都名列前茅(见表2、表3、表4)。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是韩国的Samsung公司很早就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早在1995年就在美国申请专利1493项,当年名列第三。

 

  手上掌握了大量专利,可谓“进可攻,退可守”。所谓“攻”,不一定非等到另一厂家做出侵权的举动,再采取法律行动。举IBM为例。由于其专利数目众多,范围极广,另外一家企业做研发时有意或无意侵权的可能性挺大。与其“守株待兔”并费时费力耗财地去打官司,IBM选择主动与该企业协商一个技术许可的一揽子合同,每年收取一定费用,换取一个豁免权,保证其当年不被起诉。据知情人士透露,IBM每一年就这一项收入即达20亿美元。

 

  所谓“守”,自然是大企业保护自己的手段,但这背后有一个更深的原因,就是所谓“深钱袋现象”(Deep Pocket Syndrome)—越有钱的公司越怕被起诉,因而也就越要花钱保护自己。特别是在美国,起诉失败给起诉者带来的损失无非是自己的律师费,这样一来,越穷的人越爱打官司,有理无理都想获利,而越富的人越要躲官司,不论是当原告还是被告。这就是为什么Sun公司自成立以来,唯一一次当原告就是起诉微软对Java采取不公正竞争手段。而思科起诉华为也是思科有史以来第一次站在原告席上。在某种意义上,专利像是原子武器,其战胜对手的手段除了直接轰炸外,更重要的是其威慑力量。

 

  保护专利,除了每年花申请和维持费之外,还要注意相关专利的配合和布置。一个重要的专利一旦公布,必然要引起竞争对手的注意。一个专利,如果没有相关专利的保护,很容易会被别人绕过去。举例来说,我曾经工作过的斯坦福国际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SRI)早在1970年就获得了世界上第一个鼠标(Mouse)的专利。当时的鼠标设计是一块木头下面绑两条互相垂直的轨道。而专利的名称则为“一个显示系统的X-Y方位的指示器”。(美国专利第3541541号,“X-Y Position Indicator for a Display System”,1970年11月17日颁发给SRI的Douglas Engelbart。)由于缺乏对鼠标的价值做出正确的评估,在拿到这个鼠标基本概念的专利同时,SRI放弃了这个方向的研究,没有继续在这个原始专利的基础上发展和扩充,使得后来者居上,很容易地通过简单的设计手段,绕过了SRI的原始专利。在整个PC的火爆年代里,SRI没有因鼠标的发明专利而拿到一分钱。

 

  保护知识产权同时也有一整套措施。如与员工签订发明权协议和保密协议;与合作伙伴签订保密协议;公司内部文档的标识和流程的管理;公司内部信息系统的安全与保护;员工的培训,特别是对高级技术和法律人才的培训等等,对维护专利、版权和商业机密都是必要的。

 

  中国向何处去

 

  知识产权既是我国信息产业掌握核心技术的依据(“矛”),又是我国信息产业在世界舞台上竞争的障碍(“盾”)。思科与华为一案,以及过去和将来发生的争执,都可能会以这一矛盾为核心。一方面看,中国的一些企业从20世纪末期受到了欺负都不敢吱声的“受气包”,成长为21世纪初期全球500强公司眼中的“头号敌人”,进而被起诉,不能不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而从另一方面看,我国很多业界及相关人士对知识产权问题了解不深,重视不够,以为国际舞台与国内一样,“什么事儿都好商量”,抱着“出了事再说”的态度。国内一著名杂志也在封面上称思科华为案为“商业游戏”。

 

  轻视知识产权的后果可能是非常严重的。譬如说,国家在信息产业上下的一个很大的决心就是利用Linux是开源软件这一条件来搭建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系统平台。虽然政府和企业等都投入了很大的人力和物力,但我国某些重要厂家不遵守全球开源软件的商业规则,遭到国际上的广泛批评。更值得关注的是,今年3月6日,美国SCO公司以Unix源码及知识产权拥有者身份起诉IBM,指控其将SCO所属知识产权违规注入Linux社区的软件内。此案如果成立,不仅IBM本身违规,而且影响到全世界所有Linux社区的存在和业务,包括美国的RedHat公司以及我国众多Linux公司之产品的合法性。SCO与IBM之案无疑为我国信息产业又一次敲响了知识产权的警钟。

上一篇:浅谈企业的不确定性

下一篇:论现代化的档案管理

共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最多限制500个字)

相关文章
制冷问答
我要提问
资讯分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随机资讯